老知青网知 青 之 家6师57团战友之家第二册回忆录征文 → 户口的故事· 5连陈恒年征文


  共有2034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复制链接

主题:户口的故事· 5连陈恒年征文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四和人
  1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版主 帖子:1294 积分:10137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11-6-14 19:18:00
户口的故事· 5连陈恒年征文  发帖心情 Post By:2013-3-15 22:12:00 [只看该作者]

户口的故事· 5连陈恒年征文 发帖心情 Post By:2013-3-15 22:11:00 Post IP:101.38.214.71[只看该作者]


翻看着“情系大兴岛”一书,对四十年前往事的追忆让我心绪难平……但因手头杂事繁忙,不能静下心来梳理。想写的太多,一时不知从何下笔。

搬家时整理旧物,无意间看到孩子初中时作文本上有一篇“户口的故事”。20年前,也就是九十年代初期,一个知青的孩子对自己小小三口之家每个成员户口的经历的描述也能让人从冰山一角看出上个世纪发生在中国的波澜曲折的上山下乡运动,以及之后十年、二十年中国老百姓生活变化的一些侧影。我决定把孩子的作文扩写一段,也算是给五十七团战友回忆录第二集献上点滴吧。


户口的故事

妈妈爸爸说他们都出生在北京,在京上小学、上中学,我想他们肯定从小就有北京市的户口。那时他们和他们的家长对户口本不是十分看重,因为周围的熟人,每家都有一本。

(一)

六十年代后期开始了上山下乡运动。爸爸妈妈在报名去北大荒时都必须迁走北京市的户口,每家的户口本上都少了知青的一页,从此北京市的中学生变成了边远乡村的农民。

在当年“坚决走与工农相结合之路,立志把自己锻炼成共产主义事业接班人”的大背景下,多数不满20岁的学生青年在迁出北京户口的那一刻完全没有失去的痛感,他们个个都是热血沸腾,红心激荡,到天安门广场去宣誓,恨不得马上打起背包到农村去,到边疆去……甚至有不少青年出于对“广阔天地火热生活”的向往,背着父母拿了户口本在眨眼之间就把自己的北京市户口给销掉了……他们是那样的义无反顾,根本没想过:当时六亿人口的中国是农业大国,农民或者说农业户口的人占全国人口比例的八九成,而拥有首都北京这样大城市户口的人简直就是凤毛麟角啊!

轻易销掉的北京户口,只有到他们年近三十了,才越来越感觉出它的可贵。我从记事起,每听到长辈提起这件事都只有一句叹息:“北京的户口,迁出容易,再想迁回来,可就难了!”

在北大荒他们都被叫做“北京青年”。这个统称带着当地人的羡慕,甚至有点敬畏,在边远乡村人们眼中“北京知青是从毛主席身边来的人”。他们自己也总是用此来自律,年复一年执着地付出着青春和汗水,在艰苦单调的劳动中锻炼改造自己……可是到了七十年代初“知识青年”这个群体被城里人越看越低了,当年敲锣打鼓欢送走的,如今回家探亲必须报上临时户口,十五天的探亲假到了想多呆两天就会有居委会的人天天来动员你快走。特别是1972年初逢尼克松首次访华,回京的知青个个被派出所注册登了记,个人情况必须详细填写,大有对某种疑犯进行政审之势。别说上王府井、西单看看热闹了,那几天根本不让出胡同。回家过年的心情完全被破坏了。“我们边疆回来的就有苏修特务嫌疑吗?”“凭什么知青成了被歧视的群体?”“北京不是我们的故乡吗?”……这些话该去问谁呢?!

(二)

由于爸爸妈妈在七十年代后期,先后到哈尔滨市上了大学,工作了。到1980年我出生时,我们这个三口之家有了一个由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公安局颁发的城市居民户口簿,我是这小本子上的第三页!应该说我们这个小家庭已经向前迈了一大步。

妈妈利用暑假回京,等待我的出世。因为爸妈决定只生我一个,所以10月份我刚降生,爸爸就在哈尔滨市办了独生子女证。根据当时鼓励一个家庭只生一个孩子的政策,单位可以给我妈妈半年的产假(休假期间只发给基本工资的70%,每月是31元)。我从出生那天起就跟着妈妈住在外婆家“蹭油”。在物质供应短缺的年代,为了订牛奶,打预防针等婴儿生存的重要事项,外婆到所辖的宣武区白纸坊派出所给我报上了半年的临时户口。那张写着姓名(╳╳╳)、年龄(两个月)、与户主的关系(╳╳╳之外孙)的小卡片,我识字后在妈妈的抽屉里看到过。妈妈说这是我这个外地孩子与北京还有点关系的见证。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呢?我当时弄不懂……好像妈妈说这句话时满脸都是无奈。

(三)

到了八十年代初,知青们以十八般武艺各显神通之势返京。有的家庭全体行动,节省出粮票托人到郊区农村充当口粮,好把知青东北边疆的户口转落到北京郊区的农村。更有甚者是托人花大价钱买下死人未注销的户口,想让知青顶替进去……

我的爸爸妈妈回不了北京,只好想办法调到离北京较近的小城镇,以便同爷爷奶奶外公外婆互相有个照应。

最后由外公向单位申请,走曲线把我爸妈调入华北电力设计院的分院。经过了层层审批,全家人盼望等待了近两年终于获准。1983年9月,我们举家迁至设计院当时所在京东的河北省三河县燕郊镇,拿到了新的三河县居民户口簿,我仍是第三张纸!我当时三岁,只知道住进三河新家的快乐,经常可以同这么多的亲人长辈见面,生活变得热闹了,可爸妈脸上为什么总是喜忧参半?……后来才明白他们进行了艰难的二者选一:一边是哈尔滨大城市,省会一级的户口;另一边的三河县距离北京是近了一千多里地,还有他们的工作单位调到了水电部直属的华北电力设计院,但是我这个知青后代的户口,变成了小小三河县的。这将决定我只能在河北省三河县考试、升学。世界上哪有两全其美的事?爸妈也只能用“有失才能有得”这句话自我宽慰了。

(四)

1990年春,北京市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办公室出台了一项令广大知青欢欣雀跃的政策:知青的子女只要未满14岁的,就可以有一名办入北京户口。我成了三口之家中第一个获得北京市户口的人!

所有的长辈都满脸笑容的对我说:“你小学毕业了可以在北京考重点中学了;中学毕业后你可以按北京市的高考分数线考大学了……”我当年是个十岁的孩子,只有傻傻的跟着大人们高兴,根本想象不出考大学是什么滋味。

这一次爸爸妈妈真的如释重负,一个劲的念叨:“咱们孩子的终生大事总算是解决了!”

按照北京市的规定,我的户口只能落在位于朝阳区的爷爷家,因为爸爸当年是从那里迁走户口下乡的。我家三河县户口本上的第三张纸不见了,我变成了“李永福之孙”的一张户口卡。

1992年我妈妈通过“照顾统战对象直系亲属”这条特殊政策也可以办回北京户口。当时各级政府的办事机关不讲究“以人为本”,以各种理由推诿,拿你一把…… 拖了一年多妈妈的户口在经历了漫漫25年之后又落回了外婆家那个户口本,妈妈终于恢复了她被注销掉25年的北京户口卡……人生能有几个25年啊!更不要说这25年走过的路有多么艰辛曲折……真是少小离家老大回啊!……接着因为爸爸不需要北京市政府安排工作,他的户口也可以随配偶办入北京。

(五)

这一年我刚上初中,妈妈赶快把我的户口从朝阳区迁到宣武区,这并不是为了一家三口人的户口要落在一起,而是因为宣武是城区,比朝阳这个近郊区的重点高中多,教学质量也好一些。

为了我的学业,我的前途,爸爸妈妈并不满足现状,因为几十年来北京的西城区和海淀区被公认为教育质量最好。我的姑奶奶一家住在爸爸家位于平安里一带的祖宅里,独门独户。我爸爸想尽办法托人要把我的户口迁入姑奶奶家。意想不到的好事从天而降,派出所的办事员说:“是在私宅落户吗?孩子的监护人如果同意把户口迁过来,我可以给你们在这个宅院里单独立个户口本!”

1993年10月我们三口之家的户口本又恢复了,最重要的是:它是由北京市西城区公安分局颁发的城市居民户口本!

1995年我考上了重点高中,1998年我考上了北京林业大学,读本科、读硕士,这七年中我的户口虽迁去了林大的集体户,但2005年我毕业后,户口按规定仍回归到西城区。直到今天我们三口之家的北京市居民户口簿上的三张纸再也没少过一页。









2012年秋 陈恒年扩写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史和平
  2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新兵 帖子:5 积分:106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13-3-26 18:46: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3-4-23 18:21:00 [只看该作者]

呵呵,不错--------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