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 SiteMap

老知青网 http://www.laozhq.cn

laozhq|老知青网|老知青论坛|老知青|知青
共2 条记录, 每页显示 10 条, 页签: [1]
[浏览完整版]

标题:转发曹兴龙文章(4、5)

1楼
LAOMO 发表于:2013-3-30 21:45:00
            四

周同来小名小黑子,通讯员兼老师,学生三四个,其中有张其成家姐弟,弟弟叫老黑,还有老邱家的邱洪波。周同来兄妹五个都是孤儿,据说还曾受到周总理和邓妈妈关怀:孤儿不孤,看他们十年的成长。

小黑子和连长指导员睡连部。他为人谦和,总是笑眯眯的;听他说,一只眼睛视力极差。他的职务始终没变,一直到当兵走人。

不过,老师这个兼差早就被我们同来的唐玉华接任了,因为连里照顾她身体不太好。

连队里的人都比较淳朴,平时打打闹闹,从不记仇。玩扑克,弹脑门或者拨下巴,要不就是打“三带一”赌纸烟。最热闹的要数“墩人”了。“墩人”,吴发启最起劲,他把宿舍里的人组织起来,找准目标就下手。有一次,卫生员王春生走到我们宿舍,还没进门,让吴发启发现了,悄悄让哥几个做准备,吹熄了油灯。王春生的脚刚跨进门,嘴里还没来得及出声,就被哥几个抡起来这一顿好墩------黑暗里谁都没有说话,只有王春生一个人吱哇喊疼求饶声;哥几个又把他抛得高高的,突然一起撒了手,把大伙乐得------

 有一次,高连祥和我打赌说:“你要是从炉桶里取出一块红炭,我就给你五包烟,要不,你不敢取,我来,你给我五包烟”。

那时,各个宿舍里都架着废油桶做炉灶,里面烧的木拌子。大冬天的,一烧起来,连炉筒子都烧得通红通红的;在屋子里穿条裤衩就行,还热的直冒汗。当时,我被高连祥激的下不来台,只得出手了,还好我赢了。虽说是赢了,心里总不是滋味,我知道,我在大伙的心里,不够大气,有点小心眼;加上身体羸弱,干起活来,萎萎缩缩的,压根不在人们的眼里。可那一丝不快,很快就被宿舍里欢愉的气氛融洽了------

入睡了,半夜里时不时的会传出睡炕头的褥子被烤糊了,又是闹得满屋折腾一番。

有一回,在我们宿舍,暗火还爬上了墙,还好发现得早,要不,暗火蹿上房就大火临头了。第二天,农工排长李伟一个人在忙活。等我们下工回来,只见他身着绿军裤蓝色球衣,手拿泥刀,忙得满头大汗。

这年冬天,我出了意外。事情是这样的:我们班这一阵都是打夜班,主要是把地里的大豆收回来,用叉子把豆荚摞在爬犁上,拖拉机牵引回场院。这一夜晚,连里安排我们班到二十三连去拉小行车(胶轮拖拉机)的驾驶车罩。临行前,李兆忠,章建伟特意关照我不要在爬犁上打瞌睡。可我想,爬犁上的杆子排的很密,我横着躺下又有什么危险!当时穿着棉衣棉裤外加一件军棉大衣,我像轱辘一样横躺着;不一会儿就迷瞪起来------突然,感觉自己像掉进了万丈深渊,又像是在混沌初开的蛋壳里------我努力地睁开眼睛,四周一片黑暗,眼镜也不知掉哪里了,棉手套也不翼而飞;我趴在雪和冰的水泡子上,脑海中一片空白,只看到我的手电还亮着微弱的光,我费力向亮着的手电爬去------不知过了多长时间,亮着的手电像心中的若亚方舟,老是在眼前,就是够不着------最后还是王建民方文礼开着拖拉机回头找到我。事后,听他们说,回头找的时候,也是看到手电的光亮,才找到我的------

2楼
散淡人 发表于:2013-4-9 0:32:00

伤还没好利索,我就积极要求上班。那时候,我表现积极,想入团嘛。经过数次要求,连里安排我看守场院,防止家属院的猪们啃哧场院的粮食。

一开春,团首长开着吉普到我们连来了,开到半道,还是用我们连唯一的一台拖拉机牵引来的。说是我们连条件最艰苦。可不是咋的!我们连各方面的条件确实很差。团部的路只修到南面的二十三连,北面也是只到十七连,中间隔着水泡子和水漂筏子,等到冰雪融化时,不认道的话,开进水漂筏子里就麻烦喽。

跟着团部的摄影队也下来人了,我们都照了像。至今,我还有和张锡根在马号树林前的留影;和谭惠钊,朱忠泉,刘宝石,张宝龙,苏国荣他们几个在场院边,油罐上的永久留影------

每逢麦收大会战时,团里的放映队就会来。那时,放的最多的是,【闪闪红星】和现代京剧样板戏。

七二年,赶马车的何大有婆娘带着俩闺女来了,女生腾出一个屋让她们住下了。何夫人小梁操着四川口音的声音,至今犹在耳边------接着叶志德父母也来了,被安排在原先烧猪食的小屋。张成英投奔她哥哥张成敬来了。姚济民调来了,姚济民是个瓦工,我在他手底下做了很长时间,也可算是我的第一个师傅了。还有说是盲流的老张一家子,只记得他家有个儿子叫张广云。

七三年,连队领导换上新班子,四川人聂副连长还是管后勤;因为从二连调来好多人;现在我们在网上看到的十五连坛主翁伟忠,就是那时候和乔建平,赵伟民,潘宏,母庚运,李星海,沙凤悟,李志平,胡大顺,滕广银,王广智,张忠,宋玉麟,丁佑臣,王国栋,梁永庆,岳银武,霍双继,卢宗强,张国强等人一起调来的;李伟当了副连长,张忠是男工排排长;杜建坤任副指导员(后来刘宝凤来了后,升任指导员),赵志保是连长。

                        

最早修成正果的是老司务长天桥王洪兴和养猪姑娘刘秀娟。他俩的婚礼是连里给操办的。那一回,着实让连里的小伙子们热闹一番。十五连第一对有情人入住家属院。按王洪兴的说法:“------咱秀娟从此加入老娘们的队伍啦。”

这之后,相继有杜建坤和会计范翠荣,姚济民和张成英入住家属院。

那时候,我对这些情事懵懵懂懂,整天寻摸着爬哪棵大树,把哥几个的鞋都爬烂了------呵呵!还经常跟在谭惠钊屁股后头,屁颠屁颠地到杜建坤家里蹭饭吃。这可不能怨我,谁让小范的菜烧得好吃呢!嘿嘿!

连队里的风流韵事也不少。也难怪,粥少僧多嘛!俗话说:肥水不流外人田。这不,咱连的爷们真够爷们的!据后来统计,咱连的终成眷属跃居全团首位。

首先在连队里摘得风流榜上头牌的是钱耀芳。刚开始说是滕广银,后来听说丁佑臣也有那意思,反正是闹得沸沸扬扬的,说什么的都有------被连长在大会上不指名地大批一顿。 

 钱耀芳也很果断,带着宋玉麟私奔(按现在的时髦用语——就是闪婚)了,投奔她在安徽宿迁姑姑那儿去了,双双被安排矿工医院任职。(前年,我听小李子李慧英说起钱耀芳已经故去。我特意去她家问候她母亲,我的前楼老嫂嫂,方知钱耀芳还不到五十五岁就走了。)

在那个年代,追求爱情可不容易。在这方面,潘宏——应该冠于追求爱情勇士的称号。他写给杨玉琴的情书,被团员杨玉琴交给团支部后,仍不屈不饶,最后修得正果——在大返城时,带着爱侣在北京筑巢——此是后话。

刘宝石也是值得一提的人,在大返城时家中父母为他安排了顶替父亲回上海工厂上班。他为了心爱的姑娘——高敏,毅然放弃了回大上海的唯一机会,真诚地在北大荒陪伴在爱妻身旁。直到上世纪九十年代,商调回上海,亦将夫人相携回来。如今高敏在上海已经退休,俩口子相敬相爱相濡以沫地过着晚年。

<!-- -->
共2 条记录, 每页显示 10 条, 页签: [1]

京ICP备10209707号-2 京公网安备110105009907 联系信箱laozhq@sina.cn 手机13611313603
Powered By Dvbbs Version 8.3.0
Processed in .07813 s, 2 que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