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 SiteMap

老知青网 http://www.laozhq.cn

laozhq|老知青网|老知青论坛|老知青|知青
共5 条记录, 每页显示 10 条, 页签: [1]
[浏览完整版]

标题:转发25连王萍——我们到家了

1楼
刘东源 发表于:2013-3-31 9:32:00

我 们 到 家 了

  2011年8月3号.早晨3点半就起床了,今天我要和老公(周凤仪)去火车站,迎接我们的贵客兵团战友。5点我都来到火车站,由上海开往哈尔滨的56次动车已经进站了,我和我老公焦急快步的奔向出站口。出站口的人很多,我们紧盯着出来的人,突然眼前站着两个拉着手提箱戴眼镜的人,我们目目相对,三步并成两步的跑过去,激动的双臂搭在他俩肩上。我们开心地笑着,老公激动地握着他两的手说了一句:“没变,就是发福了”。他的话把大家都乐了。这次是上海、天津、哈尔滨三地知情约定一起去第二故乡回访。施建强和吴守诸、为了和老公见面他们提前一天来哈尔滨了。

昔日的战友,32年后的今天,我们彼此无比的激动。原计划他们下车后直接和十九连的沪、津、哈的战友汇合。去帽儿山旅游景点去玩。

  在农场时,大家都称老公为(大哥)。我也开始称老公为(大哥)了.我把带的酒菜及两块塑料布送给已经准备走了的十九连的战友们的车上,说明后情况她们出发了。 上车的饺子,下车的面 ,吃过早饭,大哥首先带他们哈尔滨的几个景点,防洪纪念塔、松花江边很多游客来这里参观,一些游人站在江边观看游泳的人们,来往的船只,在江面上不停的运送着游人。乘凉的、散步的人们也是乐意不觉。中央大街、索菲亚教堂,很多外地来的游客都纷纷来到这里拍照留念。小施、小吴也分别留影作为纪念,地上的鸽子配合游人嬉戏玩耍。步行街两边的俄罗斯专卖,让酷爱旅游的小吴感了兴趣。洋酒、套娃、各式各样的打火机等等。所有的产品他都喜欢,最后他选了他最喜欢的两瓶洋酒和套娃才恋恋不舍的离开。 晚饭后,大哥在凉台上摆好了茶桌和椅子,沏上了好茶,我们四人窗前月下,回顾着彼此之间的怀念,与这些年的变化,聊的时间很久,直到小吴站了起来说了声休息吧,明天再聊,这时我们才发现夜已很深了,时针已经指到了2点了,兵团的生活,又一次浮现在我的眼前,我没有一丝倦意。

  4号来自上海、天津。哈尔滨的下乡知青聚集在火车站,乘坐开往建三江的列车回访阔别三十二年的第二故乡大兴岛。我们是第十六节车厢,上车后大家安顿好了行里,刚一坐稳一声长鸣。火车缓缓的启动了,几个战友拿出来自带的二锅头、红肠、咸鸭蛋、面包和成包的各种豆类的小食品尽兴的吃着喝着,看着他们那个样子开心极了。 天渐渐的黑了,列车飞快地奔之着。窗外一片漆黑,时而也能看见远处的灯光,熄灯了,静静的车厢传来了几声鼾声,窗下还坐着几个难以入睡的战友还在聊着往事,我睡着了。 5号早晨,运行了十三个小时的列车到达了建三江。知青们从不同的车厢陆续的走出检票口,大家互相关照着。突然眼前的一幕把在场的人震惊了:两个年青人高举着横幅标语,上面清楚的几个大字映入眼帘《沪津哈知青你们到家了》多么温馨的几个大字。原来大兴农场的领导亲自来接我们了,大家互相握手,互相问候这个亲切的场面难以形容,一句话真的到家了啊!!!

  那天天气酷热,为了接我们回家,大兴农场的领导特意给我们安排了空调大客,《沪津哈知青你们到家了》横幅标语挂在车的风挡玻璃上方 。领导带车,警车开道,显得气势特别隆重。我们再建三江管局环绕了一圈,看着这里的变化大家眼神都不够用了。树木在飞速的后退,一会儿是稻田,一会儿是苞米、一会儿大豆地,清新的空气、绿色的海洋,我们陶醉在“回家”的路上。

  记得1969年8月26日我们哈尔滨知青响应毛主席的号召,奔赴北大荒,当时在福利屯下车,一辆解放牌儿军车接的我们,一块苫布把我们盖在车厢里,又黑又闷,让大家透不过气来。本想打开苫布看看外面透口气,但是蚊子扑来的叫声把大家吓得又缩了回来,急忙盖好苫布,没办法闷着吧。

今天,我们同样走这条路怎能不使我们思绪万千。不知谁喊了声到家了,我的思绪被打断了。睁开双眼,车下的场面。让战友们顿时兴奋起来。大家站起来急着走下车,锣鼓喧天,鞭炮齐鸣。夹在道中间的、沪、津、哈知青、好似凯旋归来的战斗英雄们。少先队吹着号角、打着队鼓,看着他们那天真活勃的样子,我们仿佛又回到了童年。

  早饭后大兴农场的徐书记,代表农场党委讲话。知青朋友们欢迎你们回家了,雷鸣般的掌声。当年你们开荒耕地,辛苦创业,改变了北大荒,今天的丰收,黑土的变化与你们有不可割舍的关系。我代表党委,代表大兴职工,向你们表示忠心的感谢,热烈欢迎你们回家。掌声,呐喊声在饭厅上空回荡。

2楼
四和人 发表于:2013-4-11 20:43:00

作者修改后的征文

              

       

2011年8月3号.早晨3点半就起床了,今天我要和老公(周凤仪)去火车站,迎接我们的贵客兵团战友。5点我都来到火车站,由上海开往哈尔滨的56次动车已经进站了,我和我老公焦急快步的奔向出站口。出站口的人很多,我们紧盯着出来的人,突然眼前站着两个拉着手提箱戴眼镜的人,我们目目相对,三步并成两步的跑过去,激动的双臂搭在他俩肩上。我们开心地笑着,老公激动地握着他两的手说了一句:“没变,就是发福了”。他的话把大家都乐了。这次是上海、天津、哈尔滨三地知情约定一起去第二故乡回访。施建强和吴守诸、为了和老公见面他们提前一天来哈尔滨了。

   昔日的战友,32年后的今天,我们彼此无比的激动。原计划他们下车后直接和十九连的沪、津、哈的战友汇合。去帽儿山旅游景点去玩。

在农场时,大家都称老公为(大哥)。我也开始称老公为(大哥)了.我把带的酒菜及两块塑料布送给已经准备走了的十九连的战友们的车上,说明后情况她们出发了。

      上车的饺子,下车的面 ,吃过早饭,大哥首先带他们哈尔滨的几个景点,防洪纪念塔、松花江边很多游客来这里参观,一些游人站在江边观看游泳的人们,来往的船只,在江面上不停的运送着游人。乘凉的、散步的人们也是乐意不觉。中央大街、索菲亚教堂,很多外地来的游客都纷纷来到这里拍照留念。小施、小吴也分别留影作为纪念,地上的鸽子配合游人嬉戏玩耍。步行街两边的俄罗斯专卖,让酷爱旅游的小吴感了兴趣。洋酒、套娃、各式各样的打火机等等。所有的产品他都喜欢,最后他选了他最喜欢的两瓶洋酒和套娃才恋恋不舍的离开。

    晚饭后,大哥在凉台上摆好了茶桌和椅子,沏上了好茶,我们四人窗前月下,回顾着彼此之间的怀念,与这些年的变化,聊的时间很久,直到小吴站了起来说了声休息吧,明天再聊,这时我们才发现夜已很深了,时针已经指到了2点了,兵团的生活,又一次浮现在我的眼前,我没有一丝倦意。

    4号来自上海、天津。哈尔滨的下乡知青聚集在火车站,乘坐开往建三江的列车回访阔别三十二年的第二故乡大兴岛。我们是第十六节车厢,上车后大家安顿好了行里,刚一坐稳一声长鸣。火车缓缓的启动了,几个战友拿出来自带的二锅头、红肠、咸鸭蛋、面包和成包的各种豆类的小食品尽兴的吃着喝着,看着他们那个样子开心极了。

    天渐渐的黑了,列车飞快地奔之着。窗外一片漆黑,时而也能看见远处的灯光,熄灯了,静静的车厢传来了几声鼾声,窗下还坐着几个难以入睡的战友还在聊着往事,我睡着了。

    5号早晨,运行了十三个小时的列车到达了建三江。知青们从不同的车厢陆续的走出检票口,大家互相关照着。突然眼前的一幕把在场的人震惊了:两个年青人高举着横幅标语,上面清楚的几个大字映入眼帘《沪津哈知青你们到家了》多么温馨的几个大字。原来大兴农场的领导亲自来接我们了,大家互相握手,互相问候这个亲切的场面难以形容,一句话真的到家了啊!!!

    

那天天气酷热,为了接我们回家,大兴农场的领导特意给我们安排了空调大客,《沪津哈知青你们到家了》横幅标语挂在车的风挡玻璃上方 。领导带车,警车开道,显得气势特别隆重。我们再建三江管局环绕了一圈,看着这里的变化大家眼神都不够用了。树木在飞速的后退,一会儿是稻田,一会儿是苞米、一会儿大豆地,清新的空气、绿色的海洋,我们陶醉在“回家”的路上。

记得1969年8月26日我们哈尔滨知青响应毛主席的号召,奔赴北大荒,当时在福利屯下车,一辆解放牌儿军车接的我们,一块苫布把我们盖在车厢里,又黑又闷,让大家透不过气来。本想打开苫布看看外面透口气,但是蚊子扑来的叫声把大家吓得又缩了回来,急忙盖好苫布,没办法闷着吧。

今天,我们同样走这条路怎能不使我们思绪万千。不知谁喊了声到家了,我的思绪被打断了。睁开双眼,车下的场面。让战友们顿时兴奋起来。大家站起来急着走下车,锣鼓喧天,鞭炮齐鸣。夹在道中间的、沪、津、哈知青、好似凯旋归来的战斗英雄们。少先队吹着号角、打着队鼓,看着他们那天真活勃的样子,我们仿佛又回到了童年。

早饭大兴农场的徐书记,代表农场党委讲话。知青朋友们欢迎你们回家了,雷鸣般的掌声。当年你们开荒耕地,辛苦创业,改变了北大荒,今天的丰收,黑土的变化与你们有不可割舍的关系。我代表党委,代表大兴职工,向你们表示忠心的感谢,热烈欢迎你们回家。掌声,呐喊声在饭厅上空回荡。

                  

                           

                                                                                

3楼
四和人 发表于:2013-4-11 20:44:00
 

早已准备好了的早餐、一盘蒸土豆、茄子、乎苞米、一盘生黄瓜、尖椒、小葱、干豆腐、一碗鸡蛋酱、小炸鱼、咸鸭蛋、小鸡炖蘑菇、还有各式各样的小炝菜。主食:小米粥、豆浆、馒头、小包子、烧饼各样齐全。看着这些农家菜,盛似城里的大鱼大肉,战友们欣喜不已。拿起干豆腐卷小葱夹上黄瓜吃上了。

8点大兴农场会议室座谈会开始了,各位领导分别讲话,知情也各自作了自我介绍。轮到大哥介绍时,他刚说到我是1966年下乡到1979年返城时,旁边有一位年轻领导惊讶的补充一句13年。全场给予了肯定的掌声。

又轮到一位知情介绍,我是1966年哈尔滨下乡的知青当年下乡18团。组建大兴农场时我报名参加。建新点特别艰苦,夏天蚊子咬,冬天睡觉带着棉帽子,吃饭生一顿熟一顿是经常是,夏天下地没水喝,就喝马蹄坑里的水,冬天干活没水喝就化雪喝水。晚上烧炕炕头烧着了,炕稍还不热,今天回来看到家里有这么大的变化非常高兴,由其领导这么热情,还派车亲自接我们,激动的我眼泪差点掉下来,我们全体知青非常感谢各位领导,把我们的第二故乡发展得这么好。旁边的一位知情接着说,她叫于春荣,我是专门陪她来的,因为她有严重的肾病,来之前家里面都不同意,走这么远,但是她坚持要来。为了圆自己的一个梦,大家为她的坚强给于鼓励的掌声,她给全场的人鞠了一躬。

台上的大屏幕,播放了2004年以来大兴农场在改革开放中的变化,从2009年至2011年农场的改变,居民的生活水平,建立新型现代化的居民小区,其中娱乐场所各大小企业的规划,和对孩子们的教育设施,都做了完善美好的计划。在推进跨越发展的同时。研究生,大学生各项技术水平较高的人才,也积极的投入进来,最后2015年的发展规划达到人均收入4万元,粮豆总产50万吨。生产总值达到20个亿元要比十一五期间翻一翻,“好”在战友们的一片喝彩声中屏幕放映结束了。

9点.我们驱车来到了大兴农场的科技园,这里有千亩玉米、大豆,万亩稻田,首先看到的是9站大豆和第三管理的22站玉米。长势肥沃的大田里。齐腰高的大豆。叶子下面长着成双成对的豆夹。玉米站在垄沟上亭亭玉立长长的叶子,像似在和我们打招呼。颗粒饱满,地里没有一根杂草,我还是第一次看见水稻呢!

科技园内的一条长廊,长满了各种接了果的植物,葫芦爬满了架,科研地里的谷子高粱排成行,树上挂着横幅,供知青留名签字,小屋子里的桌子上摆好了笔墨。让知青专项留名用的。大家乐意不决,纷纷上前提笔留念。

大兴农场的巨大变化已经超出了战友们的想象,午饭<金地大酒店>用餐后,因为下午是自由探亲活动,我和大哥、小施、小吴听说自打青年走后连队就解散了,为了看看连里的变化我们还是执意的,我更要到那儿去看当年的小高丫(高秀芹),听明白了我们的意思,一位韩同志告诉我们,她现在已不在二连了,好像已经搬到大兴来了。这突如其来的变化,我们四人改变了计划,由小施、小吴回连队探望,我和大哥继续留下寻找小高丫。几经周折,好不容易找到了高丫家的住址,送走了领导派来帮我们找人的小司机,上楼去找我特别相见的小高丫,他是本地人,年轻的时候她聪明能干,长得小巧玲珑......。   

敲开门,一位中年妇女穿着休闲服,手里拿把扇子,花白的短发有些发胖。站在房厅中间看着我们,我刚要问“高丫儿”在吗?她急忙走过来,喊着我们的名字,一手拽一个把我和大哥拽到沙发上坐。嘴里不停地问这问那,还说,“怪不得今早外孙女说有知青回来,着急去迎接,没吃饭就走了,没想到还有自己家的人”,我告诉她,还有小吴和小施,我们四个人一起回来的。因为时间紧我们分头行动了,他俩去连队看看旧址。我们是专程拜访你的。她哈哈大笑地说,“你们怎么能走到一起回来呢”,一会我去看他们。

她开朗活泼的样子不减当年,那时“高丫”干活手把利索,割草、产地、割地、样样冲在前头,打场入囤更不势弱,只要男人能干的活她都能干,和小郭结婚后两人的日子过得更是红红火火知青们还特羡慕她们呢。

高丫继续说,三个孩子都成家了,我也老了,农场也发展的好,我们也住上大楼了,将来发展的像城市一样,到那时候你们再回来比现在好多了。我们开心地说笑着。小郭从外面回来,看见我们先是一愣,马上笑着走过来,亲切的握住大哥的手,忽然埋怨起高丫,家里这么多柿子怎么不洗点让他们吃,说完去厨房了。

在高丫家我们聊了很长时间当我们起身要走时,小郭从厨房走出来拿着洗好的柿子追到门外这是自己家种的,没有化肥时绿色食品,看着他那憨厚淳朴的样子,我感动不已接过小郭手里拎的柿子,拽着
4楼
四和人 发表于:2013-4-11 20:44:00
 

高丫要她一起跟我去餐厅吃饭,我要找回原来的感觉。周连长帮我们找到了肖师傅,早已等在餐厅门口,他大哥的第二任师傅(烘炉)比大哥长几岁,他红光满面还是那么老实,话很少,只是笑,亲热之后,我们一起进了餐厅,大家坐在一起那高兴劲好像连里在会餐。

傍晚大家都兴致勃勃的来到一个阶梯教室的会场,舞台上灯光璀璨,大红灯笼一串串挂在舞台中间的大幕上,《情系大兴岛沪津哈知青》联谊会的字幕仿照光彩,浓浓的战友情更加深了我们对家的亲情。

会场座无虚席,前排坐着各位领导,知青坐在其后,整个会场挤满了人,气氛非常隆重,年轻的主持人精彩的献词,拉开了晚会的序幕,迎来了全场的掌声。

节目进行的很热闹,从群体快板,到诗朗诵,重温十九连连歌,少先队员为了表达对知青爷爷奶奶的爱,又唱又跳舞欢快极了,还有献给“知青”爷爷奶奶的诗朗诵,孩子们庄重的敬了一个少先队礼,看着孩子们欢声笑语,我们高兴的也沉尽在幸福之中,全体知青回以孩子们最热烈的掌声。

知青代表上台,把带来的锦旗和一只水晶杯,个人书法,赠送给大型农场的领导,小施也在其中,台下带有节奏的掌声,徐书记及各位领导,深情地接过“厚礼”给台上的知青也深深地鞠了一躬,掌声经久不息。

一首“情系当年”的诗、使会场平静下来,她动情的朗诵,让大家感叹不已。

“已步入花甲之年,久违的激动,再次被点燃了,那些同甘共苦的日子一一浮现在眼前,在三江平原上,用我们青春年华,饱含着泪水。书写了一片天,建新连建新点的艰苦,让我们领略了创业的艰苦。一年四季的辛劳给了我们沧桑磨难的体会,曾经有过挫折与坎坷。

使我们会悟到人生的不平坦。”……。!!!!!!!她的继续朗读着,我想起当年我们只有十五六岁,最大的只有二十左右岁,来到这北大荒,开垦着黑土地。烈日严寒锻炼了我们的思想和体质,磨练了我们的意志,在荒原上,我们种了小麦、大豆、玉米、高梁等农作物,得到了丰硕的成果,创造和建设了大兴农场……。

掌声打断了我的回忆,朗诵结束了全场人都给她叫好,我小声问旁边的小吴,她是谁呀这么有才华,小吴说:“她是68届天津下乡青叫张颖,看文章可以过目不忘,随着掌声,我羡慕的拍起手来。

大兴农场的百人合唱团,让人振奋,嘹亮的红歌,震撼着全场每一位观众,使我们心潮澎湃。如今黑土地我第二故乡,是你这个大家庭又把知青和家里的老老少少组织到一起,融入到家的怀抱,仿佛我们又回到当年朝气蓬勃的日子 — 激情燃烧的岁月,晚会余兴未尽,却在激情欢乐中结束。领导们走上舞台与知青们合影留念之后、发给每一个人一枚“下乡知青”纪念勋章,我拿着这“沉甸甸”的牌子,很激动。一定要把它视为“珍”品,让我们的子孙后代,拿起这枚纪念章为此感到骄傲、自豪!

第二天,战友们很早起床四点半就吃完早饭了,我们要去前哨农场的万亩地号,黑瞎子岛东方第一哨去观光,5点载满知情的空调客车准时出发了,领导们想得很周到,准备了很多水果和路上喝的矿泉水,,看着车窗外的自然景色,我们的心情也无比的宽阔。

远处高低不平的山脉,山脚下静静的江水,树林与大田里的农作物,在朝霞的映照下形成了一幅美丽的图画。前哨农场的万亩地号边,一个曾经由***和胡锦涛总书记站过的观光台上,战友们也站在上面。看那一望无际绿油油的稻田,我的脑海里突然想起里一首歌“我们的家乡 在希望的田野上”。车不停的奔驰,大家的眼神不停的往两边观望着,不知是谁喊了一声那边有“天鹅”,只见远处的湿地,一群白色的天鹅在那里嬉戏着,它们的羽毛显得格外的洁白漂亮。

三江是原始的湿地,又叫沼泽,水面上浮有一些草坪似的东西。老人们都叫它塔头墩,一些杂草长地很旺盛,要想从这里走过去必须要踩着塔头墩的中间不然会很危险,有一种草割下来可以做鞋垫,砌墙、烧火、等也是传说中的三大包中的“乌拉草”。听说水里会有许多的小鱼、小虾、鸭子等,还会有些鸳鸯或希禽出现在这里。这里奇妙的果实更像是传说。

黑瞎子岛的路刚刚修建,由于路面狭窄来往的车辆慢速行驶着,相互磋车有些困难,一张厚厚的钢板搭成小桥,大家下来给车减重,车慢慢的驶过小桥,十一点左右终于到达了黑瞎子岛,一进景点可爱的“雕像”激起了大家的好奇心,刻着有黑瞎子岛四个大字的石头旁边,站着一直举着爪子的小黑熊,咧着嘴,看上去好像高兴的在跟游客打招呼,不远处的小溪、小木桥、凉亭也给这里曾添了几分色彩。

工作人员给大家介绍了这里的简史,我们也了解到了从2011年2月2日中俄两国政府已达成共识,将共同开发黑瞎子岛,成为免签证区,而且从2011年7月20日正式对外开放,大家兴奋的鼓起掌来。

东方第一哨,位于中国最东边,抚远县乌苏镇,也是太阳最早升起的地方,它濒临清澈的乌苏里江与俄罗斯隔江相望,我们仰慕着高高的瞭望塔再看四面环水的哨所,树木苍郁,空气新鲜,景色宜人!!!

今天我们来到乌苏里江边,站在每天升起的五星红旗下,想到边防战士每天披星戴月、无论刮风下雨、或冰雪严寒,都用一颗赤诚的心。伴随着五星红旗,保卫着我们的北大门......。我爱你乌苏里江,更爱你们可爱可敬的边防战士们。

三江口是黑龙江、松花江、乌苏里江汇合的地方,三个漩涡各自旋转着,水的颜色略有不同,船夫忙着招揽生意,岸上的小商贩大声叫卖着,抬头仰望一座绿郁葱葱的山体,山梯已经有很多人走上去了,挺拔的树木更加显得高大。集合啦,小吴又不见了?小施猜他一定又被什么所吸引了,只见他就气喘吁吁的跑回来,高兴的举着刚刚买回来的俄罗斯的烟和几个烟嘴,告诉我们,这些带回去给同事们,他们一定喜欢。

炎热的天气,太阳照得人们睁不开眼睛,坐上空调车才有一丝凉爽,我们来到赫哲村,一个用细竿做成的大门,木制的横式牌匾刻着赫哲村红色的字样。院子中间雕塑的赫哲人的一家四口,展示了他们打猎为生的特征,满载而归的笑容,挂在他们的脸上,旁边跟随着一只猎狗,左手领着孩子,后面紧跟妻子,仿佛告诉村民我们回来了,其乐融融的一家,给人幸福的感觉!

我们来到砖木结构的展览室,摆放着原生态各种风格的展示,进
5楼
四和人 发表于:2013-4-11 20:45:00
 

门一个三角形的马架,外面两个喂马用的篓子,是用草编织的。隔壁的住屋里,火炕旁边是一口大锅,灶下的柴草已经烧了一半,土炕的小餐桌已经摆好了酒菜,等待家人的归来,炕头放着一支长杆烟袋,炕稍屋顶吊着一个悠车,旁边站着一个妇女,紧关着窗户上糊着纸,墙上挂着簸萁,木架上摆着坛坛罐罐,看得出赫哲人的生活井井有条,常言道,东北三大怪,女人的大烟袋,窗户纸在外,养的孩子吊起来。

另一间展示是赫哲人用鱼皮做的男女服装,五颜六色各种最早用的猎具,一些乐器,也是用鱼皮做成的,他们的工艺非凡,同时也看到了许多罕见的东西。

走进野生展览室,两只睁着圆圆的眼睛,站在草地上的动物,我指着一只带角的说“这只小鹿真好看”,一句话把旁边的人逗乐了,他告诉我这是只“公狍子”“不是鹿”。我恍然大悟,原来狍子是这个样子的,旁边的段树林里,地上趴着两只野鸡,静静地看着游人,俗话说:棒打狍子瓢舀鱼,野鸡飞到饭锅里。这里的展示充分体现“狍子”和“野鸡”多的意思。

最后一间体现了赫哲人过去以打猎为生,现在更有文化生活,挂满墙的各种书法墨迹,深深展示了他们现代生活的文化底蕴。我和小吴把这美好的画面一幅幅的拍下来,结束了赫哲村的参观,我们又出发了,之后我们又到了抚远同江。

这一天我们的观光很顺利,使我对中国的文化,又增了许多了解。回到宾馆已经是晚上7点多钟了,吃过饭由于一天的疲惫预定明天又要去富锦,所以回到客房躺下就进入梦乡了。

7号,战友们依依不舍地告别大兴农场,自由活动了。我们要去富锦看望几十年没见面的原25连的老高大姐。听说三年前,他家的老范大哥因病过世,三个儿子都已经成家,现在他一个人生活,我们很早起来退了房卡,等待老范的大儿子(范明)来车接我们回家了。

高丫和罗宝军(十七连)等乡亲都来送行了。希望我们还能回来看看建设好了的,完整的大兴农场。我们答应一定回来。有人喊我,山东口音听起来很熟悉的,抬头看去,头发几乎全白了,稍微有些驼背,人也有些胖,高大姐?我一眼就认出来了,他没变还是原来的摸样。我边叫边过去拉起大姐的手,怎么这么远你还亲自来呢?大姐激动地说,儿子们是不让我来,怕我身体不好受不了路远,但是我坚持要亲自来,不然不放心。大姐的话真让我们感动不已。要去富锦了,我们和高丫、小罗及乡亲们互相告别,他们千叮咛万嘱咐,要我们一定要常回来看看!大哥、小施、小吴连连点头握手告别,我的眼泪像断了线的珍珠说不出话来,车走远了,回头再看看高丫他们,还在用力地挥着手,久久不肯离去。

经过建三江的时候,大哥的第一认师傅“老杨师傅”和薛宝坤夫妇,早早的等在那里了,三十几年没见,大哥大声喊着师傅快步的走过去,抱住师傅,别提那个亲热劲了。我们与小薛夫妇握手问好,亲切的场面,喜悦的心情,真是用语言是无法表达的。相互问候之余,由于还要赶路,大哥跟师傅和小薛夫妇等人说“这次很抱歉”,没能去家里看望各位,下次回来一定在一起热闹热闹,大家笑着约定两年后的相聚。

富锦看上去比原来繁华了好多,四处建起的高楼,琳琅满目的商铺,清洁整齐的街道,在想过去的富锦简直是天翻地覆。看得我眼花缭乱,看不见原来的影子。

来到大姐家,听孩子们说“妈妈”特意把他们叫回来开了个家庭会议,“要好好招待叔叔阿姨”!孩子们的这番话,让我们四人真是感到受宠若惊。连忙说大姐你还真把我们当客人了?大姐笑了,说:“昨天哥仨就已经把饭店宾馆定好了,现在咱就去饭店”。

酒桌上大家欢聚一堂,高姐三个儿子很孝顺,我们为大姐感到高兴敬她喝酒,大姐以茶代酒,频频举杯,高兴得合不拢嘴热闹极了。大家推杯换盏,几十年没见面的亲人团聚,真是万分的高兴!吃过饭后,范强陪着小吴去观光富锦的发展和变化,由于大姐年龄大了需要休息,我们陪大姐回家了,自从范大哥去世后,高大姐还是愿意一个人生活,孩子们都尊重她的意见。

小院农家风格,种的茄子、豆角、柿子、尖椒等,一棵结满了果实的樱桃树,屋里简单的摆设,干净利索,窗边的桌子上,摆放着范大哥的遗像。高大姐说:“他生前还一直很想你们,病重的时候也常念叨小施......。我们为大哥深感遗憾,小施更是为此内疚。我们四人一排,在范大哥的遗像前跟他说,我们回来晚了,如果你要是在天有灵,看见我们回来一定会高兴的,今天我们回来了。大姐和孩子们都很好,你安息吧,我们给他鞠了三个躬。

范大哥的三个儿子性格和父母一样开朗大方,儿媳们也很贤惠,孝顺。还特别热情,自从进了屋就忙着泡茶、洗水果、忙的不亦乐乎,大哥在找回原来的感觉,让小强和小明把茶桌摆放在院子的窗户下,看见大姐有些累了,为了让大姐注意身体劝他躺下休息一会,她勉强同意了。

今天的团聚是大家多年来的心愿,虽然说范大哥不在了,但是和他的孩子们一起聊天也很开心。我们无所不聊,从三十年前到如今的变化,尤其小施、小吴讲起话来滔滔不绝,时而把大家逗得哈哈大笑,就连在屋里休息的大姐,也按耐不住这喜悦的心情,急忙起来和大伙一起说笑。还招呼大伙照一张全家福。小院里全家福的排列很自然,在茄子的喊声中拍完了,大家在一起真是其乐融融。

吃饭哥仨带我们去饭店,睡觉又安排我们去有空调的宾馆。这么无微不至的照顾,我们真是深感到家的温暖。第二天早上为了不影响大姐的休息,我们在外面吃了早点,可回到家后,大姐还是老早起来做好了早饭等我们,听说我们吃完饭,一脸不高兴,到家了怎么还在外面吃?

上午我们来到了松花江边,江水清晰透彻,寥寥无几的行人显得江边很肃静,吸着这里的新鲜空气,这里比大城市要环保多了。富锦有名的文化广场,旁边的一块石头上刻有“和”字,左边一排宣传栏板,右边一条木制的长廊,这儿是文化广场,叫“碑林”木质结构的墙壁上以四大名著为题才的画面,我从头看到尾,走到中间的一个展板前、石面雕刻着的诗句,我站在那里仰慕:“松水东流一曲,搞个勇进新世纪”“家山北望千秋**当思故人贤”,虽说我看不太懂但我很喜欢,小吴看出来我的意思,向老师一样,认真的讲解着。看着他的耐心不由得拍了下他的肩膀喊了声:“你太有才了”。那边传来声音:“快走吧”。

富锦的休闲广场,是当年温州青年回访时集体集资建的,不但建成一条步行街,而且在街对面修造了三层台阶,上面横卧着一块巨石,前后都刻有字迹。最显著的是八个大字“我们的名字叫知青”这不仅是一句题词,也代表了所有知青的心声。几个大字让人振奋,让人感慨。仿佛我们又看到了热血奋战的知青战友们,“她”能给我们带来很多很多的回忆。我深情地摸着“她”,看着这块石头,深感意义非凡。我们和大姐站在石头前面的台阶下留影,因为大姐年轻时和范大哥也是从山东到北大荒支边来的。对面的商厦大楼披着各个商家的宣传条幅,街道上车水马龙。如今改造后的富锦跟原来比起来真是天壤之别啊!

太阳快落山了,饭桌依旧摆在窗下,丰盛的菜肴,煮好的饺子,把整个桌面摆得满满的。知道我们是晚上火车,汪大川的儿子小新也来给我们送行了,大人、孩子真挚的友情,贴心的话语,高兴地尽情的吃着喝着。我的心里不免有些酸酸的,大哥和小施、小吴举起酒杯嘱咐着哥仨:“一定要照顾好妈妈的身体,一定要好好的工作,争取下次回来啊,咱们全家再相聚。”

大姐像孩子们要出远门一样张罗着装这装那,一包一袋的分配着:“凤仪这袋小毛葱,能软化血管,每天吃一个别忘了啊。小施小吴,这是东北最好的木耳,带回去给家里人吃。”走到我跟前说:“小明的大姨姐卖苞米,她特意给你掰来几穗粘苞米,带着路上吃啊。”大姐真像妈妈啊,我们忙阻止大姐说道:“可别忙了啊,城里什么都有,等你有机会啊去上海、哈尔滨时好的玩一玩。”大哥也说哈尔滨离得近 ,家里还闲着一个屋子,来了多住几天。小施补充说:“过两年我外孙女长大了,一定带她来这里看看。”一句话吧大家都逗笑了。

临走我们来到范大哥的遗像前跟他告别,我们要走了,“让他在天之灵保佑大姐身体健康,保佑全家平安”。告别之后转身就要往外走,心想一定要高高兴兴的笑着走出这个院门,我们不敢多说一句话,只是让大姐多保重,等待下次的团聚。

大姐拉着我们的手不依不舍的,眼泪扑漱漱的往下掉,她哭出声来。我们在场的几个人抱住大姐,此时真让人难舍难离,外面的喇叭在叫,小明小强也喊着:“放心妈妈,叔叔阿姨会来看咱们的,时间真的来不及了。”大姐的手松开了,我们快步朝门口外走去。

为了不让大姐过于激动把她留在了家里,三台小车开小巷拐弯处,我回头看见大姐孤零零一人站在大门口还摇动着手臂不舍离去,我留恋着大姐的身影。

火车站离家很近,来到检票口时就快要关门了,大家急匆匆的往站台里面跑,火车就要进站了我忐忑地跟着往前跑着。

火车进站了,因为这里停留时间很短不敢怠慢,更没敢让孩子们上车,小施小吴把东西都安顿好车就慢慢的启动了。孩子们大声地喊着:“叔叔、阿姨,你们一定要长回来,我们和妈妈随时等待你们回来。”我们也大声地告诉他们:“要照顾好你们的妈妈啊,多保重,我们还会来的。”

车速加快了,孩子们的身影消失在夜幕之中,站台,树木,房屋快速往后倒退着,可我们的心始终不能平静,三十二年弹指一挥间,我们匆匆的来,又匆匆地走。但是所有的地方都给我们留下很深的烙印,年轻的时候我们来是改变荒原,建立粮仓。今天我们来是重回故乡,重温旧情。多年来我们彼此之间的怀念和牵挂,从见面的这一刻我们放下了怀念和牵挂,按我们的约定两年后的今天我们再相会。

列车的一声长鸣把我们带出很远的地方,天上的星星眨着眼睛,远处的灯光还在亮,明天我们回到城市又开始了新的生活,可是回家的感觉是永远不会忘的!




                                六师五十七团  二十五连

                                         2012年3月30日


共5 条记录, 每页显示 10 条, 页签: [1]

京ICP备10209707号-2 京公网安备110105009907 联系信箱laozhq@sina.cn 手机13611313603
Powered By Dvbbs Version 8.3.0
Processed in .04688 s, 2 que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