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 SiteMap

老知青网 http://www.laozhq.cn

laozhq|老知青网|老知青论坛|老知青|知青
共1 条记录, 每页显示 10 条, 页签: [1]
[浏览完整版]

标题:春天--惊蛰了我的思想

1楼
湖南东山峰知青 发表于:2018-5-22 10:30:00
(春天--惊蛰了我的思想)
今年的惊蛰依旧春雷乍动,它是二十四节气中的第3个节气,更是干支历卯月的起始;时间点在公历3月5-6日之间,太阳到达黄经345°时。此刻,民间有惊醒了蛰伏在土壤中冬眠的动物之说,而且这时气温回升较快,渐有春雷萌动,气温回升,雨水增多之现象。近日里,春雨绵绵,蛰伏在冬眠里的思维仿佛每每夜晚都被梦中惊醒?梦里即有情感上的回忆,也有思想上的梦魇。有人问我,如果看不到未来,还要不要付出。我只能说,并不是每一种付出都是在追寻结果。命运会厚待温柔多情的人,这就是人生。
人生就是这样,得失无常,凡是路过的,都算风景;能占据记忆的,皆是幸福。等走远了再回首,我们才发现,挫败让人坚强,别离令人珍惜,伤痛使人清醒。你只有从过去中转身,幸福才会在明天迎接你。人最软弱的地方,是舍不得。舍不得一段不再精采的感情,舍不得那一份虚荣,舍不得被认可的掌声。我们永远以为最好的日子是会很长很长的,不会那麽快离开。就在我们心软和缺乏勇气的时候,最好的日子毫不留情地逝去了。当情感上的梦艺苏醒时,疲惫的心灵全是现在最美好的记忆;曾经思念过的姑娘都会毫不拒绝地跟你走进那个恋爱的季节,如是我挽起了她的手在心灵里涉过青涩的年华,诗歌曼舞地抒写一首了唐诗宋词。缘分到了,我们携手,从此依偎,就连回眸一笑,都带着美好。缘分尽了,我们转身,便是陌路,甚至回首相望,都不再留恋。
然而,一旦梦醒时分,我还是深深地沉默了,因为现实与过去已经脱离太久,沉默,可以让混乱的心,变得清澈。不用告诉别人,你有多愚蠢,多天真,多善良,多幸运,多倒霉,多痛苦,学会用沉默去掩饰自己的情感。也许有人说你洒脱,但洒脱有时候只是一种假象。沉默,是城府,是睿智,是内涵;沉默,是最后的清高,也是最后的自由。我这个人,尽管一生平凡但思想活跃,情感非常丰富,时常喜欢静静地思考些问题。如果说我生活中有些与众不同的品质,其实都是以无比寂寞的读书和勤奋思考为前提的。它要么是血,要么是汗,要么是大把大把的曼妙度过的青春好时光。我知道,世界上最最可怕的事情是:有许多出身比你好的人,比你聪明努力,还比你有远见、抓住了更多机会!但是我的气质里,藏着我曾读过的书,一去经年,物是人非,已经不再是原来的模样。童年玩世不恭的我、年少扛着锄头的我,青年揉着面团的我,在汽车底盘下油污诟面出现的我却已是容颜易老,憔悴了,皱了眉,人变了,寻找不回当初的我自己。
尽管,我还是我,像一件老去的物件,折了旧的青春,而且还将浸满风霜的老去。时间哪里有不老的人,有些过往也慢慢模糊不清了。但站在人生的长亭外,就是一道让人欣赏不尽的优雅;现在,我想在时空的古道边与你相见,却是一尊仓促疯长的沧桑。过去多少疯狂的想念,都是扼杀在无情的岁月里不敢回头,那双眼饱含着期待下一次的相聚的隐言,又变成是转身的背影,要有多快就多快吧,愈慢,愈是伤感。当年由于出生不好,政治身份低微,我蛰伏在卑微的尘埃里经历了‘文化大革命’‘上山下乡’进工厂而后‘下岗’,一生可谓波澜起伏、坎坷而悲伤!我没有父辈們的高昂文化素质和思想品质,更没有跨进过高等学府的门槛,在‘文化大革命’的时代和接下来的‘上山下乡’运动的挤压下黯然失色地游走在人类社会文明的边缘。
现代意大利思想家克罗齐(Benedetto Croee)曾说过:“所有的历史都是现代史。”这句话在我历年来的读史和思考中得到充分的印证。这些论著表面看来似乎庞杂无统序,但它们直接与间接都与我对20世纪60、70年代感受有密切的关系。这份时代的感受最初的浮现是1966年起到现在的感受。当年我才十一岁,那年初夏,文化大革命刚刚开始,学生运动风起云涌,许多父母仓皇地收藏家中仅有的‘奢侈物品’和保存的祖传遗物。抄家中已不分出生对象了,‘地、富、反、坏、右,走资派’,文物字画、家里稍稍好一点的被面绸缎、皮毛领大衣都作为封、资、修的胜利品展现在工农大众之眼。我们被歧视、被剥夺了读书的权利,发配到边远的山区和边疆。当时的社会关系是人和人相互歧视、监督、告密已成社会常态,似乎每个人的思维和眼睛都紧紧盯在阶级斗争的动向上,越积极越有觉悟性。互相揭发把人性和诚信的底线都统统丢失去了。为能安排工作甚至屈服自己的尊严求街道居委会主任都是一项奢侈的期望。
记得我们宿舍里几乎百分之八十的家庭被抄家,每个家庭都有三四个子女上山下乡,那时,学生开始停课了,工厂也停工了,每天我来往宿舍、街道、马路、政府机关、学校,总看到红卫兵和造反派那闪耀的红袖章,身穿军服手拿红宝书高呼‘造反有理’;揪抖车在街头巷尾穿梭不停,工厂、学校到处都是忙着建筑防御工事,一片四郊多垒、战祸临头的气氛。在我返回宿舍的途中,穿越校园或工厂的视线里,看到大伙儿一群群的围坐在空地上,人影幢幢中,飘着“团结就是力量”‘大海航行靠舵手’那几首歌。以我当时的年纪,还不能了解当时严峻的时势发展。但那沉重的歌声与气氛已使我本能地感觉到一场时代大风暴正在我的周遭展开。随后我失去了读书的机会,也失去了参加工作和当兵的机会。长年生活在政治气压很低的环境里。但这份时代的风暴感仍然像地下水一样在我的潜意识里流动。我记得读初中时,我就对中学历史地理课程特别感兴趣,以及后来在农村、进工厂自修历史、文学史、哲学、政治经济学,都与这份朦胧的时代感有密切的关系。1982年我通过成人大学的自考进入了‘汉语言文学’专业的学习,大学的学术环境,使我对那个时代开始有些真切的认识,随着这认识的加深,我朦胧的时代感也逐渐凝聚成我这些年来思考的中心问题:如何探索这时代大风暴的思想和其根源与背景。
李慎之先生说过;“所谓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伟大,并不在于它真能改造好人们的思想,而在于它居然能把八亿人口的大国,改造成一个普遍说假话的国度。”在讲真话还不能成为常识、且相当奢侈的时代,一句真话往往能产生意想不到的轰动效应,也能引发出人意料的不堪后果。真话本不具力量,若真话周遭充满瓦斯,真话便是一颗火星。茅于轼说:“中国占人口一半多的人,还处于‘文革’状态,或皇权统治状态。基本上不懂得现代社会的处事原则。要么是一些缺乏理性的‘文革’战士,要么是逆来顺从的奴隶状态。”我高度认同两位老师的观点,每每看到说真话遭围攻,就闻到文革的味道。
北宋史学家司马光《过洛阳故城》里‘春风不识兴亡意,草色年年满故城’。时过境迁,都说当年好困惑,人易老,岁岁沧桑。当前正处在一个改革变化的时代,改革三十多年了,人们的思想发生了巨大变化。刘擎指出;人类正处在新的技术文明大突破的前夜,可能会改变世界图景,改变人类的自我理解方式和存在方式。这对我们传统的社会、文化和政治安排,都有难以估量的影响。但无论如何,技术文明让我们重新思考——人作为道德的、文化的、精神的和政治的存在究竟意味着什么急促的节奏中常常折射出感伤和忧郁,表现了人的孤独和异化感将现在高龄者作为有着个性与梦想的珍贵的社会成员来对待。曾经我们这些50后、60后都赶上了计划生育政策,没有了他们父辈多子多福的感觉。子女出生1个月后就被动的领取了独生子女证。不过,只生一个也好,无论生男生女,都看得极贵重,格外注重培养,于是才有了现在优秀的80后、90后!
想当年,正是我们工作起劲的时候,碰上了下岗。由于改制,80、90年代大批国有企业的员工下岗,不得不进行再就业。我们一度涌入劳务市场,为生存而再次拼搏。没有人知道他们内心的那份苦涩艰辛,但我们忍了,我们内在的坚毅品质为国家分了忧担了愁。真是一年四季随春到,走着走着变白了头!当我们老了想享享福的时候,养老只能靠自己了!因为想靠子女,子女却在遥远的城市忙碌工作;想靠养老院,花费高还不安全,受不了那份冷遇。我想,不管有多大年纪,尽可能地度过长寿的人生是公认的社会伦理。在我国老年人口中现在退休的已有两千多万,占有很高比率的高龄者开始被看成是组成社会的重要部分,揭示了一个善恶并存的世界。当代发生的事情有的昙花一现,有的则能产生长久影响。比如我们目前进入的这个现代化社会,它有迷人、精彩、富有创新的一面,也有很大的社会问题和隐患。21世纪大家都会谈到这个问题,对现代性的深刻反思的主题可能会很长久。现在主导西方的是自由主义、民主和市场经济体制,这些具有批判性、思考性的主题值得我们关注,这对于中国具有参照意义。中国如何走出西方,又有自己特色的经济、社会、政治、制度安排。如今,我们这些大已退休的知青有一个很重要的主题是归属感和身份认同感。在传统社会,每一个人都是属于一个群体,而且这个群体相对稳定,人们有比较明确的身份,或者几种身份,彼此可以和谐兼容。但在现代社会,在高度流动当中,人很容易离开自己的家乡、不断变换工作,有的甚至改变了国籍。城市化、工业化将陌生人聚集在一起,用更加有效的方式生产,这一切改变了最本质的东西——人从属于一个稳定的共同体。“你在乡村中生老病死会有归属感,当这个背景破碎,每个人的存在都产生了荒诞感,虽然这是人为的,一旦长久就会变成自然。在我看来,‘现代性’是将许多负担、责任交给个人,而不是分担的时代。高度自由选择的另一面是巨大的负担。不同的人在一起生活,怎样才能维护既保证个人多样性又和平共处的状态?这就是自由和秩序的问题,自由主义和个人主义不是终级价值,是有条件的。自由主义如今面临的困境,西方思想学者早已开始思考和反省。如果说人的本性只是以自我为中心,或者自私自恋,那也就简单了。问题是,很多时候人又很无私,他们活着似乎只是为了别人,不是为了自己。在我们周围,从来就不缺少为别人而活的人。一些人为孩子而活,一些人为丈夫或妻子而活,一些人为父母的脸面而活,一些人为上司或老板而活……为了迎合别人,我们忽略自己的需求,压抑自己的感受,冷落自己的情感。我喜欢那句:‘惟愿现世安稳,岁月静好,每每于沉思凝眸中拈花含笑;你见或不见,我就在那里,甘愿于一厢痴情中品味沧海桑田’。
我们现在都住在各自不同的小区里,一个人的记忆就是一座城市,时间腐蚀着一切,把高楼和道路全部雾霾化了。如不往前走,就会被雾霾所掩埋。所以我们泪流满面,步步回头,可是只能往前走。处在我们这个年龄阶段,最聪明的处世术是;既对世俗投以白眼,又与其同流合污。不要总以为你自己行,‘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你生而为人,独一无二,本是主角;却常常在别人的生活里跑了龙套。我不会承诺很多,因为实现很少,我们会面对面越走越远,肩并肩悄然失散。你会掉眼泪,每一颗都烫伤我的肌肤。我们是否应该留在家里,把老年男人的功课做完,曾经我想交几个知心朋友,但城市的距离总是阻隔着我的思想,距离大概就是指:你知道我没睡,我也知道你没睡,看着彼此更新的微信消息,不能说上一句话。所以有时候我总感觉灵魂还在寂寞和孤独中行走。如是关上门来心赏落雨.听禅;
坐在浅夏的光韵里,
一个人,一本书,
一首缠绵的弦音
此刻,
时光是如此让人心动,
风儿是如此的轻灵,
我在等待,
等待一场纷飞的细雨,
轻柔的撩起季节的衣襟,
洗涤内心的繁芜,
关上门窗,
将所有的喧嚣隔于室外,
那些阑珊的灯火,
就让它兀自明灭,
不去问,今夜,
它又将去装饰谁的梦境。
此刻,人生,心灵富有最重要,若囿于物质欲望,即使拥有再多,也会觉得不够,这就是贫穷;反之,物质生活清贫,并不影响心灵的充实,知足而能自在付出,就是真正的富有,宽容别人,就是肚量;谦卑自己,就是份量;合起来,就是一个人的质量。
                       2016.3.7草于办公
共1 条记录, 每页显示 10 条, 页签: [1]

京ICP备10209707号-2 京公网安备110105009907 联系信箱laozhq@sina.cn 手机13611313603
Powered By Dvbbs Version 8.3.0
Processed in .02930 s, 2 que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