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 SiteMap

老知青网 http://www.laozhq.cn

laozhq|老知青网|老知青论坛|老知青|知青
共335 条记录, 每页显示 10 条, 页签: [1] [2][3][4][5][6][7][8] ...[34]
[浏览完整版]

标题:知青日记(四)

1楼
回望青春 发表于:2017-3-1 18:20:00
2017年2月27日星期一(知青老照片带来的回忆)

1
我在2017年开年写了 《照片的背后》(回忆过年几篇和老院子的故事)几张那个时代照片引来我对那个老院子的记忆,那是我小时候的记忆和回城后拆迁之前的记忆,院子早已经不存在了老院子的故事告一段落。

再回到下乡时不多的照片留影写起,一些照片同样记录了知青这代人的平凡生活。《照片背后》(知青老照片带来的回忆,篇)会陆续和大家见面。那个年代照片不多但是照片在于它存在的意义。
时光匆匆,弹指间,我已经从一个老院子里走出来的小女孩,变成一个老太婆,但我心依旧向往老院子里儿时的欢乐。,成长的过程中,流逝的不只是时光,那些已经流逝的青春是我永远的的回忆。翻开那本尘封已久的相册,思绪流动我终于明白,流逝的最多的则是青春如歌的蹉跎岁月。
 
今天不经意间我的目光触到这一张照片,这是一张值得怀念,对于我来说非常珍贵的老照片.照片中的我和二姐在25团团部的合影。
记得我1967年12月到北大荒,二姐是1968年6月18日她放弃去青海当工人去找我去了北大荒。妈妈让她照顾我,她也不放心我,妹妹一个人离家那麽远。她跟老师说不去青海了要找妹妹去。到北大荒后她的学校分配到条件比我好的25团团部,后来是六师师部。这张照片大概是1969年初春拍摄的吧,二姐要是在世她会记得什么时间,因为我不拿事,她很聪明。现已经无法考证了却确是哪一年。我只记得我从我们团搭车去的师部找她去玩,那时候北大荒在兵团一靠方向盘。二靠听诊器。也就是说开车可吃香了人人有求,我搭车时托人找的车,开车的是一位当地老兵,一路简单聊了几句话表示谢意,100多里路开了120多分钟吧,砂石道和土道坑坑洼洼不好开,开车的人家就是牛,一路招手全不停我人托人才可以搭乘的。

到师部我们免不了要拍照,那时候还不错团部有照相馆到了二姐这里师部也有照相馆,知青一般只要有机会就会留个影给家人寄去。那时农场的文化条件差,照相对许多人就是一种奢望。当地的职工许多人从小到大,居然没有照过相,就像身居深山沟从未见过火车,663老战士他们还好都有当兵时穿军装的照片。那时农场想照像就需要到几十里以外小照相馆去拍摄。

下乡一年多干了很多农活,我在地里割麦子装车抗麻袋,带了两三条裤子全都磨破了。打了补丁这一点,记录了那个年代知青的衣着现状。说句实话那里没有卖衣服的,要到佳木斯才可以买到大头鞋和衣服。团部小卖店你就是买布谁给你做?只有探亲回家时候去王府井买几件衣服带回来穿。可是只有黑灰主题颜色。我们要是穿花衣服是很嘲笑你的,现在时髦的美美还特意去穿破裤子。时代飞跃发展轮回的服饰体现人们的个性和观念。

18岁一朵花该是花儿开放的季节照片里的服饰没有覆盖住青春的影子。就像歌里唱到:十八的姑娘一朵花,眉毛弯弯眼睛大,红红的嘴唇雪白牙,粉粉的笑脸赛晚霞-----

2楼
回望青春 发表于:2017-3-1 18:26:00
2017年2月28日星期二(知青老照片带来的回忆)
2

今天这一张站在拖拉机旁的一位土妮子的照片勾起我的回忆。那是1969年底---到1970年初的三个半月里,她开着拖拉机行驶在了北大荒的原野上,这兔妮子就是我—呵呵,看那样子,开始挺高兴后来受不了累直哭。当初批准我成了一名女拖来手。随后招来羡慕的目光,我走路也随之稍稍扬起一点点头来。在黑龙江农垦、兵团下乡的那个时期,要成为一名拖拉机手也不是很容易的。因为那时候什么都要讲出身成分,由于我表现好女生排里做过副排长,还是团宣传委员,这时上级要培养几名女知青拖拉机手,每个连队只有三两个,我们连给了三个名额,其中有我。开拖拉机不是玩是有任务开荒种田建设边疆。连队就这么几台“东方红”拖拉机,老职工们都很爱护,连队生产拖拉机是主力。当时我有想法怎么会叫我出身有问题的来开拖拉机?而且,第一批就上了机务,感到很光荣。 
开始不叫我开车,学拉启动气,一拉绳子就秃噜,拉不着车,自己暗暗想人家怎么两三下就着火,我怎么十多下都没动静?急死我了。 下班回来我继续练习终于掌握好手劲。后来教我开车啦那年开春叫我拉着好壮观的播种机,春播了大约在每一年的4月初的时候,农工排的所有知青都要先跟着播种,站在播种机上看种子一粒一粒地播撒到地里,他们站在播种机上也很神气,我开拖拉机更神气,尤其男生排跟我车撒种时,我总是回头骄傲地望着他们,心说一群秃小子跟着我好好干吧!我特意拉着手动油门轰鸣着向前跑,播种机上他们乖乖一刻不停地注视着小麦种子、大豆种子、或者玉米种子,只见顺着排种口、开沟器播撒到垄沟里。播种机后面还要拉一块厚木板子,把小垄沟用土抹平,防止种子盖不住,影响几天后的发芽。如果没这块板子盖不好种子会有野鸡飞来野袍子等动物把种子吃掉,那不是白忙乎啦。
一次劳动出车中间休息我站在拖拉机旁 望着黑黝黝翻出来的黑土地发呆,妈呀!我这辈子不就变成男人了吗?干这活计什么时候是头?白班夜班连轴转,累死我呀!这时被一位朝鲜族663转业兵给我拍了下这张照片。
拖拉机这个钢铁家伙很神气像个坦克车,但是可不是好玩的。每年冬季黑龙江冰天雪地,拖拉机启动就成了严重的问题,要用炭火烘烤底槽,喷灯烘烤、疏通柴油管。还要注意别把后备箱柴油点着火,那样拖拉机就报废了。我也死啦---呵呵
老上夜班人没了地球吸引力了不是?地球是倒吊着,那倒吊着我可受不了我就总泛晕,我对倒吊着过敏,白天再怎么睡我夜里还是困。我就是上不了夜班了,这可怎么办呀?提出不干?不敢说。一天夜里吃过夜班饭1点多我回宿舍躺一会儿吧,老刘说你还回去呀?一会就走呢,没事您拉油门叫我,我就躺一会儿。没想到我一直睡到天亮睡呀睡。第二天男生买饭说昨天据说57号车组夜里耕地,老刘把他*的咱们都轰醒了,她反倒没醒,那女的是谁呀?有人说:王平!于是全连传开王平不好好开拖拉机她罢工啦的谣言。他们见到我都议论纷纷的。其实那天夜里我当时听见几声轰鸣就是起不来我困死了,来回耕地天也不亮。就想活该了,开除人级叫我加入狗级我也不管了,接着睡爱咋咋地。
3个半月后团里来通知女同志回排撤出机务排,具体我不知道什么原因只听那个哈市女拖拉机知青说是女生不方便而且还有连队出事了。



3楼
回望青春 发表于:2017-3-1 18:30:00
2017年3月1日星期三(知青老照片带来的回忆)
3
都说北大荒是一片神奇的土地。大凡在这片土地上战斗过的知青,都对它怀有永远抹不去的记忆。照片中我站在皑皑白雪中留影,刚到那里3个月我们去团部演出是全团文艺汇演,各连队准备几个节目登台表演。那是我第一次见到那么大的雪,天天飘着雪花下呀下,是老天高兴我们这群北京孩子的到来?一路坐着爬犁从七星河穿过,整整走了一天,手脚冻得发木,这就是当时的交通工具拖拉机拉着一个大爬犁。上面坐着20来个知青男女,他们去参加文艺汇演。到了那里热乎乎的房间火墙隔开,去了大约3--4天每天开会演出,站在大圆桌周围吃会餐,热乎乎的猪肉炖粉条印象最深,满桌子菜随便造,演出之余我们拍下这张照片,这是我来北大荒第一张照片寄回了北京。我们穿的统一服装是连长向连队663老战士借的,英姿飒爽拍下这张照片把家人也骗了---呵呵

1967年北京知识青年奔赴北大荒,是文化大革命中发生的首批大规模的知青上山下乡运动的序曲。说是自发的,也是宣传的也是必然的。经过两个多月的准备工作,北京市共报名两三千人,第一批只能去一千多人,有争先恐后的气氛。经过反复思想斗争军训解放军做工作,下定了迁户口的决心。当时也不知道以后能不能再迁回北京市。兴致勃勃的就去了,我们班只去了两名。

“迎着春风,迎着阳光,跨山过海到边疆,伟大祖国天高地广,中华儿女志在四方……这是1967年12月到北大荒的北京知青,有人称我们是“苦难与风流”的一代人。因为在我们长身体的时候,赶上了灾荒年,我们正求知的时候,共和国遭到了劫难。十五六岁到北大荒务农,激昂、幼稚、艰难、失败、戏耍、以为去玩。追求中探索,寻求自我,酸甜苦辣都不怕。在这片土地种过粮食、盖过房屋、修过水利、筑过公路、喂过猪、艰苦的生活,超负荷的劳动,慢慢感到力不从心。家庭的出身,精神的压抑,感觉痛苦和迷茫。无边的麦地干活时,我把东方寄予希望,望着北京的方向流泪,心想,不是那么简单,当初的热血沸腾冷静下来一想这是要干一辈子呀?

一复一年2年一次探亲假,想家就哭吧。在这片土地上,我们春天耕耘,秋天收获。望着滚滚的麦海,看着满场的大豆,我确实也陶醉过,骄傲过,同时也感受到人生的价值。1969年,前方战事告急,有的战友们纷纷写血书,争先报名去修筑国防公路。二龙路修路连我们连有几个调取了我很遗憾为啥么不叫我去。当武装战士也没有我的份儿。上山伐木我去了。女孩细嫩的手被树枝磨得鲜血淋淋,我继续干,毫无怨言,抬着大木头喊着伐木工人的口号—顺山倒呦,必须喊据说那树听的懂不会饿砸着我们的。 我忘不掉回来的路上那一群狼,幸亏老战士点着了火把,那一刻我攒缩着体会到死神的来临。
 
为什么来受罪?是的,我们无权选择历史,也许我们所付出的与得到的不能成正比,至今还有很多人不理解我们,我们坚韧的性格,持恒的毅力,自强不息的精神,可以说这些是我们一生受之不尽的财富。在后来的人生道路上,无论是富贵还是贫困,无论是逆境还是坦途,我们都能宠辱不惊、一如既往、毫不动摇,这就是北大荒的精神!



4楼
晋阳秋 发表于:2017-3-1 18:39:00

       祝贺新址开张!

       其实我喜欢您穿着补丁裤子的照片,朴素,真实。

       我们村曾经组织青年社员骑自行车带我们去刘胡兰纪念馆,看到太原牌号的卡车有工作人员穿新的或旧的工作服,当时大家都认为褪了色的好看。回家之后和工人师傅接触,知道新工作服用碱水洗一洗,褪色快。原来大家都喜欢旧,我也就喜欢旧的了。

       跑题了。

5楼
回望青春 发表于:2017-3-1 18:53:00
谢谢晋阳秋大哥没跑题,

那条带补丁的裤子确实太真实反映了当时知青的服饰状况,我当时好似也没觉得不好看,裤子还有我没换,都穿坏了,回家探亲穿什么呀?我二姐也漫不经心提示一下说:换换吧,我没言声。年轻时我属于不喜欢打扮的女生。---呵呵

另:请晋阳秋大哥注意休息,早上您上线早晚上要早些休息。您读别人帖子很认真我感觉到了,尤其心系北京大哥那段实话,我都不喜欢读了老说姐姐的,不管谁的帖子您都字字句句拜读,也许您基因由您的孩子和孩子的孩子继承了,都是好学生。---呵呵。总之希望大家注意休息,你们男生精力好充沛值得佩服--呵呵我不在线就嗜睡。睡得白天不懂夜的黑。
6楼
晋阳秋 发表于:2017-3-1 18:57:00
以下是引用回望青春在2017-3-1 18:30:00的发言:
 
这张照片我头次亮相很不好看,我也是顾全大局责任使命在身,谁能用佛得少妇给我眼睛点大点,我怎么肿眼恼泡的?

       等行家发言。

7楼
回望青春 发表于:2017-3-1 19:06:00
好啦!修好啦!
8楼
大个 发表于:2017-3-1 22:23:00
 是的,我们无权选择历史,也许我们所付出的与得到的不能成正比,至今还有很多人不理解我们,我们坚韧的性格,持恒的毅力,自强不息的精神,可以说这些是我们一生受之不尽的财富。在后来的人生道路上,无论是富贵还是贫困,无论是逆境还是坦途,我们都能宠辱不惊、一如既往、毫不动摇,这就是北大荒的精神!
9楼
回望青春 发表于:2017-3-2 18:47:00
谢谢晋阳秋大哥谢谢大个哥跟帖关注谢谢!
10楼
回望青春 发表于:2017-3-2 18:48:00
2017年3月2日星期四(知青老照片带来的回忆)
4
没什么文化就是闲的写着玩,平平淡淡琐事,所以书出来内容也就都是平淡琐事,不会吸引观众眼球,一切只为自己留个念性。后人爱看不看,不看就烧掉。贴在网上这不也是闲的没事么,不像别人孙男弟女缠着。

当初在北大荒拍照片,相对比较还算多的,这也许又和个人爱好有关了,我和爱人是知青他如今很惋惜没留照片,当时照相馆照相不是每个知青都特意愿意去的地方。都喜欢拉伴去拍照,一个人去拍照确实很少。

今天这张照片大概是在1970---1971(二姐不在了无法考证具体时间了)我从机务排下来不开拖拉机了,后来给我安排到猪号班去当班长,那时候党叫干啥就干啥,学习雷锋做一颗螺丝钉,拧到哪里就要哪里闪光。自己是团支部委员也就没推辞。

但是这比我上机务排还要触及心灵,倒不是喂猪不好,当时连队只要不在农工排,工作都自己安排时间比较灵活,可以倒换着休息。也就是工作起来不那么玩命,所以还是有大多数人愿意去的地方。每天很早就切菜把玉米土豆掺在一起放在大柴锅里点上柴火糊猪食,食堂剩饭有时候也给我们。催镖时就勤喂,一般就三顿饭,食堂改善伙食全靠我们呢,。为什么说比我上机务排还要触及心灵,我以前说过我是怕小动物的,(小时候被突然从后背窜到我肩膀上的一只猫虾病了,发烧久日不退,吃药、找跳大神的给治慢慢退烧,至今不敢接触任何动物)这样一个胆子小的人要我整天和动物打交道?要我命。可是我怎么讲呀?班里有个69届知青她很理解我,除了近距离接触的活都我来做,接生小猪我们夜里盯着,准备工作收拾猪圈都由我来做,等那临产一刻我再叫她,我们配合的很好,她天生喜欢动物抱着小猪玩,还说你摸摸没事不咬你,于是我就拿着布垫着手去摸热热的暖暖的肉还在抖,于是我的手也在抖浑身鸡皮疙瘩,她说算啦。

猪号班,也有阶级斗争,说有阶级敌人搞破坏,把大种猪身上刮出血道子,猪圈总是被什么阶级敌人给豁开。又怀疑是狼。连长很严肃的对我说:你要提高阶级斗争观念!要值夜班看看到底是什么捣乱?谁来偷猪?没几天工作组也来了,要搞清楚,要加强学习提高阶级斗争意识,在不影响工作的情况下,大会小会开开开。写检讨为什么猪圈总被打开,种猪浑身是伤痕?我被搞糊涂了,后勤排长带头检讨,后来我得了美尼尔综合征,头晕目眩还呕吐,头发也掉了很多。最后证实:是种猪追母猪几个种猪,争荤吃醋相互斗殴,大牙相互刮相互咬的。

后来我身体慢慢好一些,(但落下病根)连长给我调离到食堂给知青做饭去了。

 
这张照片就是见证,两根小辫子快成鞭子稍了,当时睡觉起床时枕头上一把一把的头发掉下来附在枕头上,照片寄到北京,妈妈给我寄来好多好吃的(甜炼乳、罐头肉---)后到团部医院看病,血色素低吃了一些中药,慢慢恢复逐渐头发长出来了。


共335 条记录, 每页显示 10 条, 页签: [1] [2][3][4][5][6][7][8] ...[34]

京ICP备10209707号-2 京公网安备110105009907 联系信箱laozhq@sina.cn 手机13611313603
Powered By Dvbbs Version 8.3.0
Processed in .03198 s, 2 queries.